首頁 / 育兒 / 少年心理學#如何理解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問題

少年心理學#如何理解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問題

現在青少年出現心理問題的風險變得越來越大,這好像是一個很讓人困惑的現象,為什麼孩子們的物質條件越來越好,家長越來越關注孩子的心理健康,滿足和重視卻導向了一個相反的結果?

當然我們可以從很多方面去分析這個問題,比如城市留守兒童、空心病、過度關注、控制等等,但我覺得需要首先提及的一點,也或許是可以緩解大家對於兒童青少年心理問題焦慮的一點是,我們需要從一個發展的視角來看待問題。

在我們那一個年代,育兒解決的是孩子的溫飽問題,孩子要考慮的問題也相對簡單,如何通過努力獲取更好的物質生活。

從馬斯洛的需求層次來講,位於金字塔最底層的是生理需求,對於孩子來說就是衣食住行可以得到保障,這是最低階也最為容易實現的需求,並且很少觸及精神層面的痛苦。再往上就是安全需求、社會交往也即是歸屬和愛的需求、獲得尊重的需求以及自我實現的需求。在社會穩定的情況下,孩子的安全需求也是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保障的,現在的家長尤其是大城市的高知家長都非常關注孩子的社交需求,會創造各種機會讓孩子參與到更多的社會交往中,但讓孩子獲得內在的自尊和達成自我實現卻是家長很難操控的。

當我們滿足了孩子生理、安全、社交的需求後,留給孩子的任務就是更為艱難的精神層面的思考和探索。當孩子們開始思考我是誰,我為什麼活著,活著的意義在哪裡,等等這些涉及到自尊和自我實現的問題時,就已經是在嘗試突破父輩母輩的成長了。而孩子們需要在被過度保護和安排的生活中去思考這些問題,就很容易加劇依賴和獨立的衝突,無形中增加了這個任務的難度。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孩子所呈現出來的心理問題是社會發展的一種必然,也是社會進步的一個表徵,因為孩子們已經跨過了思考物質滿足的階段,開始進入更為高階的精神追求的過程。

在我們去尋求各種方法應對青少年心理問題時,我覺得需要首先降低我們對於這個問題的焦慮,不要單純把它當做一個問題,而是要更多地把它看成一個發展和進步,很顯然,當代的孩子比他們的父輩母輩所經歷的挑戰和任務更為艱鉅。

我有一個來訪,她的爸爸總是跟她說當年他是怎樣從農村通過努力學習考到大城市並且在北京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實現了階層突破。這個孩子對於爸爸反復強調通過學習改變命運的說辭特別反感,她認為把人生定位在滿足物慾上是一件特別庸俗的事情,她總在想如何進入國家智庫,做一些能夠影響政策的事情。當我告訴孩子的爸爸,其實孩子的思想已經走得比他想像的遠很多時,爸爸一臉的不可置信。在他的概念裡,孩子還始終是那個對生活沒有什麼想法的小姑娘。

對於親子養育,我們有很多現實的困難,最為突出和最為困擾的可能就是以手機為首的電子產品的使用,所以我想先從這裡開始討論。很多家長認為孩子沉迷手機和網絡遊戲是因為孩子懶散、好逸惡勞、不求上進、意志力薄弱等墮落和放縱的表現,所以家長需要不斷地去對抗孩子的這些品質問題,採用各種方法要把孩子拉回到學習中。

而事實上,從我跟大量因為沈迷電子遊戲棄學在家的孩子的交談中,了解到的是和家長完全不一樣的感受。孩子們對自己的問題是深為困擾的,他們也在努力想要尋找方法突破,但家長的過度焦慮和貶低、敵對的態度加劇了孩子對自身問題的擔憂,並且由於問題顯得太難解決時,會逼迫孩子更進一步地逃離到網絡中去。

我有一個來訪,原本是一個特別乖巧聽話的孩子,在初中之前一直都服從父母的安排,努力學習,完成父母佈置的各種任務。當進入青春期之後,突然察覺到自己有時候很想反抗父母,這種對抗的感覺對他來說是很陌生的,他覺得無所適從。

疫情期間居家線上學習,沒有面對真實的父母和老師,他開始玩手機遊戲,當他意識到自己學習跟不上進度時,他非常焦慮,害怕去學校面對老師和同學,擔心被嘲笑。孩子在學習上出現了困難,這對於父母來說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於是父親辭職專門在家盯著孩子學習,母親也是各種督促和訓誡,孩子的情況沒有好轉,不但不上學,也不出門了。到最後,把自己關在臥室裡,不刷牙、不洗澡,吃飯需要督促,黑白顛倒,天天都是抱著手機睡著的。

父母氣得把孩子房間的門都踹爛了,孩子非但沒有減少對手機的使用,反而脾氣變得很暴躁,有一次還動手打了父親。不肯吃家裡做的飯,擔心父母在飯菜裡下毒,天天點外賣。臥室門被踹爛後父母經常從門洞裡看到孩子在房間裡邊轉圈邊自言自語,有時候還會衝著窗外大罵幾聲。

母親邊哭邊在我面前訴說她對於孩子的擔憂,父親也是眉頭緊鎖,說再這樣下去,母親就要崩潰了,這個家就要完蛋了。我聽到父母的描述也非常擔心,因為孩子拒絕吃父母做的飯菜、認為飯菜有毒的表現有可能存在被害妄想,憑空罵人和自言自語不能排除有沒有幻聽的存在,個人衛生料理差也是精神分裂症常見的表現。

雖然我也是一個精神科醫生,但我畢竟沒有受過專門的兒童精神科的培訓,而且對於青少年的診斷,我們都是慎之又慎,因為一旦診斷開始藥物治療,有可能就是終生的事情,這對於孩子未來的發展是一個致命的阻礙。

為此我專門跑到兒童醫院,請教我兒童精神科的同學,她也在是抑鬱導致上述表現還是精神分裂症的診斷上猶豫不決,她和我的感受一樣,孩子抑鬱的體驗不深,但精神分裂症的診斷依據又不夠充分,只能先規範抗抑鬱藥物治療,繼續觀察。

後來我見到了孩子,人高馬大,看上去身體已經發育成了一個大人,但他在我面前哭得聲嘶力竭,而且非常恐慌,他不斷追問我:鄭老師,我好怕,真得好害怕,我是不是得了精神病了?我該怎麼辦?怎麼辦?孩子不斷捶打自己的頭。當時看著這個孩子,我真得很心疼,我在想,是誰把我們的孩子逼成了這樣。

薩提亞曾經說過一句話:每個人都在竭盡全力地活著。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不但我們大人有生活壓力,其實孩子也有壓力,孩子也在竭盡全力地活著。只是我們大人經常基於對孩子未來的擔憂,總是恨不能孩子的每一分鐘都用在我們認為的有益於今後發展的事情上,而忽略了孩子也是會有疲倦需要休息的時候。

在這一點上,我相信家長不是有意的,只是容易進入一個盲區而已。給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一個只治療了一次的小學4年級的孩子,父母認為孩子學習退步了,上課不注意聽講,出現大問題了。

坐在我面前的孩子顯得蒼白憂鬱,在和我交談的過程中不時不時就長長地嘆一口氣。孩子告訴我他只是覺得有點累了,他一整個暑假都沒有出去玩,每天白天要線上上語文和數學課,還要完成媽媽佈置的100道數學口算題、50個英語單詞、一篇語文隨筆,晚上要出去上英語課,到家8點半,吃飯的時候看半個小時電視就要去睡覺了。

這個孩子特別地懂事,他還告訴我,他不生爸爸媽媽的氣,他非常愛爸爸媽媽,他知道爸爸媽媽都是為他好,他就是真得挺累的,有時候也想下樓到小區裡找小朋友玩一會兒。他說已經開始調整自己了,現在跟之前比上課已經比較認真了。

我後來把孩子的這些話反饋給父母,媽媽聽了當場就哭了,她是真得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焦慮把孩子所有的時間都擠占了,她也真得從來沒有想過孩子會累,或許她潛意識裡就是要忽略去看到孩子的累只是為了能夠狠下心來迫使孩子掌握更多的知識。但是她聽見了孩子的聲音,她就能夠理解孩子的感受,她體內母親慈愛、溫柔的部分就甦醒了。

我告訴父母,孩子沒有問題,不需要繼續治療,調整一下孩子的生活,一切就能慢慢好起來的。那天結束治療後,父母跟孩子說:走,下午去公園玩,今天不學習了。孩子臉上馬上就露出了笑容,一家三口高高興興地離開了診室。

但凡會帶著孩子來看心理醫生的父母,都是很愛孩子的父母,並且都是願意去反思和改變的。父母不是不心疼孩子,只是有時候焦慮太過於強烈,以至於父母忽略了給出孩子關愛和休閒的陪伴,變成了那個使勁壓榨孩子時間的嚴苛的監工。

所以,養育的過程一定是需要父母不斷去覺察和調整,尤其孩子出現問題的時候其實都是在提醒父母去反思養育過程中的問題。

回到剛才提到的沉迷手機厭學的孩子身上。和孩子見過面後我又和父母有了一次深入的交談,我告訴父母,孩子的壓力已經太大了,現在要想孩子好起來,家長得先處理自己的焦慮,家長要先放鬆下來,這樣才能給孩子一個喘息的空間,讓他能夠騰出心理空間去處理他自己的問題。

和父母見過面後的第二天一早,母親就給我反饋,當她回家不再滿面愁容、哭哭啼啼,當爸爸不再發脾氣、摔東西,就在當天晚上,孩子就主動打開了臥室的門,去洗澡了。

後來孩子說當父母踹開了他房間門的一瞬間,他真得有一種強烈的擔心,父親要把他殺了。此後他一直擔心自己挑釁了父母權威,父母一定會想辦法報復他的。他承認那一段時間他確實處在一種非常恍惚的狀態中,一方面非常苦惱自己無法專注學習,另一方面也因為家裡壓抑的氣氛讓自己喘不過氣來,也沒人可以說話,只能自己和自己對話,有時候就忍不住說出聲了。對著窗戶大罵是因為覺得罵出來會解氣一點。其實他一直想要和父母和解,只是基於青春期孩子的驕傲,他不想在父母面前認慫。當父母轉變態度後,他馬上找著台階就下了。

所以,我們說,理解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問題,一個是要從發展的視角去看,另一個不要把孩子放在家長的對立面,要去理解孩子內在的痛苦。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堅持待在可以幫助孩子的位置上。

上一篇
下一篇

為您推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