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性 / 給男票口,我應該嚥下去嗎?

給男票口,我應該嚥下去嗎?

最近我的性生活出現了一點困惑。
男朋友把當月的休假都攢出來,我們安排了一場短途旅行。到酒店辦理好入住,第一天原定的遊玩計劃就扔到了九霄雲外,門也沒出:吃飯全靠外賣。是的,我們真的“大戰三百回合”,他像人形打樁機一樣陪我揮汗如雨。
這個男人第二天就消停多了。他有點打蔫兒,安安分分地陪我逛街、打卡、拍照。我開玩笑問:“這就不行了?”,他撇撇嘴:“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壞的我。”
問題出現在第三天早上。我醒得比他早,感覺到屁股下面有點濕濕的,可我經期一向很準啊!伸手一摸,內褲是乾的,潮濕的地方也沒有帶出什麼顏色。掀開被子一看,濕了一大片。
男友被我弄醒了,一開始他還迷迷糊糊的,在我徹底搖醒他之後,他居然臉紅了耶。
“我好像……”
他夢遺了。
給男票咬,我應該嚥下去嗎?
我感到不可思議。我一直以為,男性成年後就不會有夢遺了。更何況,我從來沒有聽男生們像女生討論大姨媽一樣討論,它對我來說特神秘。最關鍵的是,這兩天我們挺“猛”的呀,就這樣還欲求不滿嗎?
男朋友飛快地起床,拉起床單,發消息讓前台給換。我在一邊安慰他:“這有什麼呀,這和我來大姨媽差不多嘛,唯一的區別就是你的大姨夫不可預料。”但他就是竭力掩飾尷尬。
我說,那我給你買張小毯子平時鋪著吧。兩個人鬧了好一陣兒,終於把他逼問出來,到底做了什麼好夢?他說是和我有關,但具體的記不太清了。我問他爽不爽,他承認了。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还得再战几百回合。
此时,男朋友终于坦白:“在梦里,你是给我用这个的。”然后亲了我一下。我马上就get到了,但假装不明白。他只好说:“就是亲我下面,就是用嘴帮我,可不可以……”
看我答应了,他还美其名曰“给你补充点动物蛋白”,真是有点无语……
給男票咬,我應該嚥下去嗎?
不知道是否第一次doi的模式就会固定下来。我们都是对方的“初夜”,口味大概属于小电影的“纯爱区”吧。片子里咬司空见惯,但我还从来没有试过,当然,他也还没。这次说好就不直接挑战看着比较高难度的“69”了,我同意先“献身”。
我发现这事倒不难。只要看过演员怎么做,简直无师自通。男朋友表示很刺激,说和我下面的触感不一样。他一直抚摸我的头发,中间我还试着让他进到我喉咙更靠后的地方。
我没料到的问题出现了:为了不弄脏新床铺,我裹得很紧,也就是说,液体全在我的嘴里了,我感到茫然无措。
我该怎么做?
男朋友抱着我,还沉浸在春梦梦想成真的快乐里。我戳了戳他,用鼻音发出好笑的声音。他反应了一会儿,才手忙脚乱地给我抽了好几张纸巾,我赶紧接过来吐在里面。
粘稠的触感让我很不舒服。最后我还是决定去刷个牙。
給男票咬,我應該嚥下去嗎?
我很少认真反思当今社会流行的男权和女权问题,但隐隐地直觉,我刚才的懵逼和这东西有关。我为什么会默认,我可能得咽下去?
答案很简单:因为没有片子里的女优会吐掉,她们的表情甚至在说:这很美味!
忽然我感觉自己接近了一个讨厌的真相:避孕套,大概就是我们和小电影唯一的区别了。其他方面无非是亦步亦趋。比如男朋友,他压根没有想过我会怎么处理他的这些“动物蛋白”,难道他真的默认我要吞掉?
女生的情感就是这么细微吧,我居然哭了!我很难解释这种莫名其妙的委屈,真的说不清楚,可是从卫生间走出来,整个人都不好了。男朋友吓了一跳,赶紧问我怎么了,还问“是不是呛到了?”我都不知道该打他还是该干嘛。情绪平静之后,他才大体弄明白。
他先认错,说完全没有想这么多,马上又补充说,“我错就错在没想这么多”。最后,他表示今天只是个小尝试,下次可以试试别的,一定从让我舒服开始。
後來想想,這事也有點好笑,確實沒什麼大不了,我不舒服,其實直接去水池吐掉就好。可那一瞬間的發懵也是真實的,好像進入了一個約定俗成的場景,每種做法都有所謂的一般程式。
小電影裡,白色液體不僅會被吞掉,還會塗的滿身都是,我沒問男朋友他的春夢裡有沒有這樣更過分的鏡頭,他肯定照顧我的情緒,有也不肯說了。
後來我找了些帖子看,還有人說吃菠蘿能讓味道變甜,還叮囑女孩子讓男朋友少吃肉類,多吃水果和蔬菜,味道就不那麼刺鼻了,可我想說,為什麼這東西一定要進肚子呢?最最關鍵的問題是:憑什麼?
把這件困惑分享出來,想給更多經驗較少的女生提個醒:我們不一定要按照“約定俗成”地對待性的每一環節,你並不是一個演員,也沒人有權利要求你表演,你要找尋讓自己舒服的那個限度和點,並且,一定要時常問問自己,從來存在的,就一定合理嗎?
上一篇
下一篇

為您推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