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健康 / 血糖變異性有望成為糖耐量異常的“前站哨兵”

血糖變異性有望成為糖耐量異常的“前站哨兵”

最新研究:血糖變異性有望成為糖耐量異常的“前站哨兵”
編者按

血糖變異性(GV)是糖尿病並發症發生髮展的獨立危險因素,其與微血管和大血管損傷風險之間的相關性一直受到極大關注。但關於GV出現的時間及其在糖尿病病程早期的疾病預測作用研究尚少。索菲亞醫科大學Rumyana Dimova博士近期發表的一項RCT研究結果顯示,GV可能出現在糖耐量受損早期階段,且與胰島素的分泌和作用呈負相關。該研究結果提示,GV可能作為更加敏感的“前站哨兵”,能夠提示糖耐量受損早期階段的胰島素分泌下降及β細胞功能受損情況,更早、更靈敏地預知糖耐量受損可能帶來的並發症風險。

最新研究:血糖變異性有望成為糖耐量異常的“前站哨兵”

近年来,GV在糖尿病并发症发生发展中的作用备受关注,GV与大血管和微血管损伤以及死亡风险的增加均相关。GV可通过多个参数进行评估,主要包括短期变异性(日内和日间血糖变异性)及长期变异性(HbA1c 变异性)。其中,日内血糖变异性常用指标包括血糖标准差(SDBG)、血糖变异系数(CV)、平均血糖波动幅度(LAGE)和最大血糖波动幅度(MAGE);日间血糖变异性常用指标包括空腹血糖标准差(SD-FPG)、空腹血糖变异系数(CV-FPG)、日间血糖平均绝对差(MODD)等。一项多因素变量分析显示, MAGE是冠心病的独立危险因素,ADVANCE研究中大血管与微血管并发症复合终点及主要大血管事件的发生风险均随着SD-FPG升高而显著增加。一项针对2型糖尿病(T2DM)患者的10年随访结果显示,CV-FPG为T2DM患者死亡的独立危险因素。

研究发现,规律的饮食和运动可以实现糖尿病患者良好的GV控制,GV可能随着进餐次数的增加而增加。部分降糖药物如GLP-1受体激动剂和DDP-4抑制剂具有显著降低GV的效果,更有利于糖尿病患者的血糖管理。SWITCH研究和DEVOTE研究均发现,日间空腹GV与严重低血糖的发生风险显著相关。

那麼,GV最早發生在糖尿病病程的哪個階段?是否可以在糖尿病更早期預測疾病的狀態及進展?是否能為更早期進行干預提供理論依據?近期,索菲亞醫科大學Rumyana Dimova博士發表的一項RCT研究,可能為我們帶來新的思路。

最新研究:血糖變異性有望成為糖耐量異常的“前站哨兵”
研究概況

該項研究納入104例具有T2DM風險的受試者,根據口服葡萄糖耐量試驗(OGTT)結果分為糖耐量正常(NGT組)、糖耐量正常但1hrOGTT>8.6 mmol/L(1hrOGTT組)和單純糖耐量受損(iIGT組)三組,連續接受OGTT和MMTT(混合餐耐受試驗)監測,在-20、-10、0、10、20、30、45、60、90、120、150和180分鐘採集靜脈血,測定血糖、胰島素和C肽濃度。MMTT監測採用動態血糖監測系統(FGM),對受試者進行24小時連續血糖監測(CGM)。

採用梯形法則計算血糖、胰島素和C肽在OGTT和MMTT後的曲線下面積(AUC)。計算胰島素生成指數(IGI)、HOMA-B、胰島素升高率和β細胞功能指數(ISSI-2),以評估β細胞功能。計算Mastuda胰島素敏感指數(Mastuda ISI)、HOMA-IR、QuicklyIS以及肝臟和外周胰島素抵抗指數來評估胰島素敏感性。在24小時CGM期間,計算血糖平均值±SD、CV、J指數、不穩定指數(LI)、低血糖指數(LBGI)、高血糖指數(HBGI)、MAGE、糖尿病血糖風險評估方程(GRADE)等參數以探索和表達GV。

通過Kolmogorov-Smirnov檢驗評估數據的正態分佈,使用描述性分析和單因素方差分析(ANOVA)對各組間的差異進行檢驗。逐步多元回歸分析用於探討β細胞功能與GV之間的獨立關係。

相關閱讀超速效胰島素,血糖管理還有哪些挑戰?

最新研究:血糖變異性有望成為糖耐量異常的“前站哨兵”
研究結果

結果顯示,總胰島素分泌、GV與糖耐量受損程度呈正相關。隨著糖耐量受損程度惡化,血糖、胰島素和C肽的AUC(180分鐘)逐步增加,IGI和ISSI-2水平逐步下降,提示胰島素分泌、β細胞功能隨著糖耐量受損而下降。CV、SD、MAGE、J指數、HBGI等GV參數均隨著糖耐量受損而升高。

所有受试者的GV参数与胰岛素分泌参数(IGI,r=-0.28~-0.48,P<0.0001)和β细胞功能参数(ISSI-2,r=-0.37~-0.52,P<0.0001)呈负相关。但对于各受试组分析显示,iIGT组的IGI(r=-0.28~-0.49,P<0.03)和ISSI-2(r=-0.28~-0.43,P<0.03)与GV之间呈显著负相关。1hrOGTT组的IGI(r=-0.42~-0.52,P<0.04)与GV呈显著负相关。而在NGT组中,则未观察到IGI、ISSI-2与GV之间的显著相关性。

而在逐步多元回歸分析中,IGI和ISSI-2在糖耐量異常早期是GV的獨立影響因素,約佔其變異性的16%~38%。

最新研究:血糖變異性有望成為糖耐量異常的“前站哨兵”
究結論

該研究結果提示,在糖耐量受損早期階段,即使HbA 1c尚未異常,GV的多個參數已經發生變化,並與胰島素分泌和作用的損害相關。在糖耐量受損早期階段,血糖波動與胰島素分泌和胰島素敏感性之間存在非線性關係。該研究中設計的1hrOGTT組,擴展了糖耐量受損早期階段的患者範圍,將T2DM的風險時間點提到了更前沿的位置。人口研究表明,相較於空腹或2hrOGTT血糖升高,1hrOGTT血糖水平的增加可能更好地預測T2DM的發生,1hrOGTT>8.6 mmol/L可鑑別出IGT和潛在T2DM高風險的患者。在1hrOGTT組和iIGT組中觀察到的GV與IGI和ISSI-2之間的關係也表明,隨著β細胞功能受損,GV逐漸增加。

最新研究:血糖變異性有望成為糖耐量異常的“前站哨兵”
前瞻價值

該研究將GV與胰島素分泌和作用的關係提前到了糖耐量受損的早期階段,發現了GV可能在糖耐量受損的早期階段已發生。該結果也為臨床提供了新的思路,GV可能作為更加敏感的“前站哨兵”,提示糖耐量受損早期階段的胰島素分泌下降及β細胞功能受損情況,更早、更靈敏地預知糖耐量受損可能帶來的並發症風險。

相關閱讀GLP-1RA對胰島素抵抗的作用,胰島素抵抗的發生機制

最新研究:血糖變異性有望成為糖耐量異常的“前站哨兵”

參考文獻:

1. 胰島素分泌和作用影響葡萄糖不耐受早期的葡萄糖變異性。糖尿病 Metab Res Rev. 2022 年 4 月 13 日;e3531。doi: 10.1002/dmrr.3531。
2. 血糖變異性:風險因素、評估和控制。J糖尿病科學技術。2019 年。
3. 什麼是未來 2 型糖尿病的最佳預測指標。糖尿病護理。2007 年。

(來源:《國際糖尿病》編輯部)

版權聲明

版權屬《國際糖尿病》所有。歡迎個人轉發分享。其他任何媒體、網站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上一篇
下一篇

為您推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