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普 / 維生素D對風濕病患者有多重要?

維生素D對風濕病患者有多重要?

維生素D是一種脂溶性維生素,可促進人體吸收鈣和磷、影響鈣鹽和骨的更新等,在血清中,維生素D的主要形式是25-羥基維生素D。而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維生素D在先天免疫反應中發揮作用。那麼,維生素D在與免疫息息相關的風濕免疫病中扮演怎樣的角色呢?

維生素D缺乏,可能使類風濕關節炎(RA)患者更容易骨質疏鬆!

骨質疏鬆是絕經後RA患者的常見狀態,並且有研究者發現,此類患者的某些骨質疏鬆進展不能完全通過年齡增加、激素紊亂、病程延長和糖皮質激素攝入來闡明。因此,烏克蘭研究者認為,維生素D缺乏可能是RA患者骨質疏鬆的主要危險因素之一[1]

維生素D對風濕病患者有多重要,看完這篇全知道!

为分析绝经后RA患者血清25-羟基维生素D水平,探讨其与病程、维生素D受体(VDR)Fokl基因多态性和骨密度(BMD)的关系。该研究团队将包括81例绝经后RA受试者作为试验组,年龄匹配的21例绝经后无RA女性作为对照组,发现试验组血清维生素D水平显著低于对照组(11.54ng/ml vs 15.25ng/ml,p<0.01)。

此外,試驗組的維生素D缺乏發生率高於對照組。值得注意的是,74.1%的RA受試者診斷維生素D水平異常,其中25名受試者(30.9%)為維生素D不足,35名受試者(43.2%)為維生素D缺乏。而對照組8人(38.1%)維生素D不足,6人(28.6%)維生素D缺乏。

同时,研究发现,维生素D水平与RA的疾病活动度呈负相关,显著相关的是DAS28(p<0.001)、CDAI(p=0.001)、ESR和CRP(p<0.001);VDR(FokI)基因多态性与绝经后RA患者维生素D缺乏以及低BMD之间存在显著相关性(p<0.001)。

該團隊認為,低25-羥基維生素D水平和VDR(FokI)基因多態性是絕經後RA患者骨質疏鬆的獨立危險因素。維生素D缺乏與RA活動度相關,並且該相關性與年齡、糖皮質激素每日劑量和病程均無關。

哪哪兒都疼,有可能需要補充維生素D了!

纖維肌痛(FM)是一種瀰漫性的慢性疼痛,可伴隨重度疲勞,且疾病活動情況詭譎多變。有研究認為,低維生素D水平的患者也可出現類似於FM的症狀,或許維生素D缺乏與FM症狀嚴重程度之間存在相關性[2]

維生素D對風濕病患者有多重要,看完這篇全知道!

葡萄牙研究团队[3]回顾文献后发现,1例文献报道中,FM患者补充维生素D后,纤维肌痛损害量表(FIQ)得分并无明显改善,而有其他3例FM患者在补充维生素D后的简明健康调查问卷(SF-36)和FIQ得分有显著改善,但改善程度不同,其中1例仅为SF-36的子量表改善。

相反地,也有文獻證實,除疼痛程度外,FM患者在攝入維生素D後SF-36評分改善。該團隊認為,在不同案例中,補充維生素D對FM患者生活質量改善作用並不完全一致,原因是維生素D補充方案以及不同FM受試者維生素D的基線水平不同,仍需要規模更大的臨床試驗驗證“補充維生素D對FM患者的疲勞和生活質量的改善”作用。

維生素D竟能降低自身免疫疾病發生率!

維生素D對風濕病患者有多重要,看完這篇全知道!

美國研究者將受試者分為維生素D組與安慰劑組,發現維生素D組與安慰劑組的相對風險為RA 0.67(0.37-1.21)、風濕性多肌痛(PMR) 0.69(0.46-1.03)、銀屑病0.57(0.33-0.99),且發生風險逐年下降[4]

并且,维生素D的这一影响在体重指数(BMI)<25kg/m2的人群中相比BMI≥ 25kg/m2者更明显。具体而言,补充2000 IU维生素D,持续5.3年,然后进行2年的观察随访,可将老年人2年内自身免疫疾病总发生率显著降低21%。而维生素D对RA、PMR和银屑病的相对发生风险有降低的趋势,对BMI正常的患者影响更大

維生素D或可影響改善病情抗風濕藥的療效!

為對比正常維生素D水平和低維生素D水平下甲氨蝶呤(MTX)和生物製劑類改善病情抗風濕藥(bDMARDs)在銀屑病關節炎(PsA)受試者中的療效影響,意大利研究團隊[5]對250例PsA受試者(57.3歲±13.2歲)進行了回顧性研究,發現64%的PsA受試者維生素D血清水平低(22.2±8.8 ng/ml)。

維生素D對風濕病患者有多重要,看完這篇全知道!

维生素D血清水平低的PsA受试者与正常水平的PsA受试者在年龄(56.8±13岁/58.5±12岁)和基线DAS28评估的疾病活动度均有显著不同(4±0.8/3.8±0.8)。与维生素D正常的受试者相比,低维生素D组的MTX单药治疗生存期更短(90±19周/166.8±28周,p=0.041),停药风险更高(1.4倍,p=0.046)。

同时,维生素D血清水平低的受试者一线bDMARDs的药物有效周期显著缩短(246.1±40周/302.1±35周,p=0.048),停药风险也更高(1.5倍,p=0.05)。

該研究證明,維生素D不僅在免疫系統的調節中起著重要作用,而且在MTX或bDMARDs等藥物誘導的免疫反應調節中也發揮重要作用在尋求免疫調節治療時,應評估血清維生素D水平,這可能對PsA的治療管理具有指導作用。

此外,德國研究團隊[6]也發現,較高的維生素D水平或許意味著放射學陽性中軸型脊柱關節炎(r-axSpA)患者對bDMARDs有更好治療反應。然而,補充維生素D是否可以改善r-axSpA的治療效果尚且缺乏證據。
上一篇
下一篇

為您推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